三月不识

脾气好是因为喜欢你啊。

确实是个群宣:164136306

【韩叶/哨向】《不会做戒指的哨兵不是好伴侣》

* 给弥纯 @白開水少尉 的韩叶哨向文,哨兵韩文清X向导叶修。后记带喻黄和双花玩,介意的可以不看后记。

* 借用我的喻黄文《天寒日暖》的设定,与主线无关,是平行世界了。

* 私心放一个《天寒日暖》的预售连接→点我,明信片是弥纯画哒,超好看! 


01.

 

韩文清抱着分量不轻的箱子走在路上,太阳光直射而下,烤得柏油路面像滑了一样。豆大汗珠顺着额角往下滴,更别提T恤的前胸后背,早已湿透紧紧贴在身上。

越热,耳朵里塞着的蓝牙耳机还传来某人嘬冰棍的声响,舔得滋滋有味,很不怀好意的说:“老韩同志啊,你走到了没,再不来我就先吃蛋糕了。还有,新出的四联雪糕,我剩了一个给你啊。赶紧的,要不就化光了。”

韩文清绷着脸,快步拐进小区大门,说话声中带着无法忽略的粗喘:“进小区了。还有,我今年十五,不是五十。”

叶修“哈”的笑了一下:“不用谦虚,相信我,你的心理年龄绝对超过五十了。”

等电梯的时候,耳机里传来有点奇怪的动静。那头的人不知又在搞什么幺蛾子,声音发抖,还有很刺耳的蜂鸣声。

“……叶修?怎么回事?说话!”尽管被叶修用这样那样的理由戏弄过多次,但听到他突然虚弱的呼吸,韩文清还是不可抑制的紧张起来。

电梯门开,韩文清猛戳23层,同时大吼:“叶修,回答我!”

电梯上行到十楼,耳机里才传来叶修断断续续的声音。他说:“老韩,我好像……觉醒了。”

韩文清浑身一震,耳机像坏掉一样无限回响着“觉醒”二字。仅存的理智告诉他,如果这是叶修新一轮的恶作剧,他一定要揍他,往死里揍!

 

房门大开,韩文清抱着箱子冲进房间,一打眼就看到摊在地板上的人。四肢大开,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,房屋自带的信息素警报亮起刺目的红。

他扑到叶修身旁,想把人扶起来,却被不知打哪儿来的警卫队拎走。训练有素的警卫瞬间控制住叶修,信息素监测仪一打开,各项数据剧烈波动着,但无一例外,结果都是“向导”。警卫队长松了口气,吩咐下属:“去通知Y1塔,这里觉醒了一个向导,需要他们派人来交接。”

相比于哨兵觉醒时从骨头缝里钻出的疼痛,向导更多的体现在大脑方面。叶修蜷缩在地上,死死抱着脑袋,嘴里含糊的说着什么。韩文清被隔在大门外,只能在人群间隙看到那人被蹭乱的发顶。

突然有人从里面跑出来,冲他大喊:“老韩是谁?向导一直在叫‘老韩’,现在情绪很不稳定!”

韩文清像从梦中惊醒,猛地一怔,道:“是我!”

那人打量他一眼,似乎是感觉没什么威胁,便招招手:“你跟我过来,说几句话安抚一下。”

他被拽进包围圈,一个简易的罩子扣在叶修周围,把他自己关在里面。有人往他胳膊上扎了一针抑制剂,没一会,涣散的视线渐渐恢复清明。

叶修偏了偏头:“老韩?”

韩文清应声:“嗯。”

过度疼痛让他没有力气撑起身,手指在木地板无意识抠弄着,同时避开韩文清的视线。“抱歉啊老韩。”他说,勉力勾了勾嘴角,“生日蛋糕在冰箱里,你替我吃了吧。”

韩文清定定的看着他,良久,说道:“我给你带了礼物——《荣耀》系列全套漫画,今天刚到,我一路搬过来,很重。”

“怪不得你来这么慢,雪糕也在冰箱里……嘿嘿,其实给你留了两块。”

韩文清还想说什么,可惜Y1白塔的人到了,哨兵向导都有,轻轻松松把他控制住,有条不紊的安抚刚刚觉醒的向导,并穿上束缚衣。全程,叶修努力朝他的方向扭头,却一次次被人掰正回去。锲而不舍努力多次,终于有人看不下去,劝他:“别看了,变成向导就要住进白塔,直到你死。以后就和他没什么交集了。”

叶修扭头的动作停了一瞬,在那人以为自己劝说成功时,他的动作却更加激励起来,甚至不顾束缚衣的存在,拼着扭断颈骨的可能也要再看韩文清一眼。韩文清想叫他不要伤害自己,话到嘴边又咽下去。他死死皱着眉,嘴唇内侧被咬出血,身体隐隐颤抖。

然而,直到被人推进电梯,他也没能成功。韩文清追着他的发顶,等到电梯门合拢,才颓然垂下脑袋。身后的哨兵拍拍他肩膀:“小朋友,别难过了,不是还有网络吗,又不是真的生离死别。”

哨兵控制着力道,生怕一掌拍坏眼前的少年。谁知手掌刚落下,掌心奇怪的触感令他心头一颤。

仓皇中按下紧急呼叫,在密如雨点的拳头里挣扎着大喊:“快来人!哨兵——又觉醒了一个哨兵!”

 

 

02.

 

新生哨兵向导的训练是完全分开的,除非完成课程,否则连基本通讯都不被允许。

韩文清结束一天的训练,拖着万分疲惫的身子回到静音室,在永无尽头的水流声中放任思绪,想着叶修那家伙会被送到哪里。

至少会是更舒适的地方——向导弥足珍贵,每一个都会受到如大熊猫般的国宝待遇。在训练间隙,被扭曲的世界折磨到近乎发狂的时候,他总会想想叶修,想他笑得漫不经心的样子,想他拖着嗓音喊“老韩”的样子,想两人初见时打得分外眼红又一起去医院急诊挂号的样子。

想一想,内心总能平静些,再咬咬牙坚持接下来的训练。

第一次使用抑制剂,人工信息素的味道令他发呕。旁边两个哨兵在讨论真正的向导信息素的味道,被路过的教官听见,也加入到对话中。

他们聊起了一个新生向导,据说精神力强到可怕,似乎已经接近800,。这还是整个向导世界的独一份。他们说那个向导适应的很好,所以技能都掌握的很快,比起他们这些训练内容刚刚过半的哨兵,人家马上就可以脱离训练营,真正加入战斗小组。

“他的信息素啊,我闻过,怎么说,和他的实力很不相称。”教官回忆着说。

韩文清安静坐在一旁,处理胳膊上新添的伤口。

“就像白开水?温温吞吞的,和他本人的性格也不搭调。”

有哨兵起哄:“他是什么性格的?”

“挺老成的,不像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儿,但又不是那种闷不做声的人。我听说啊,有好几个负责他的教官常常被气到嘴歪眼斜,可逗了。不过呢,人家是有实力的,白塔就是靠实力说话。管你是不是新觉醒,只要能力大,照样可以站到最顶尖。”

韩文清开始往胳膊上缠纱布。其实很多哨兵的伤口处理只是简单止血,毕竟以哨兵的身体素质而言,伤口愈合速度非常之快,很多时候纱布还没裹好,伤口已经长好了。韩文清却不是这样,他还坚持着一些普通人的习惯,比如伤口一定要包扎,比如坚持每三天和父母联系一次,比如不到万不得已就不去静音室休息。

他训练的势头太猛太狠,颇有点不管不顾的意思。在又一次精神屏障受到攻击后,被教官强制送去静音室休养,在养好精神前不许回来。

韩文清便直挺挺躺在床上,睁眼瞪着头顶扭曲成螺旋的天花板。

不知躺了多久,有人在外面敲门。

他本不想理会,可敲门的人莫名执着,咚咚咚不断,吵的他脑壳疼。

含着怒气打开门,却被门外站着的人惊住,半晌说不出一句话。

叶修双手环胸,斜斜靠在门框上,上下打量着他:“想不到啊老韩,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。你这身肌肉可真不赖,比那些在健身房练出来的好看多了。”

见韩文清盯着他不言不语,叶修莫名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别别扭扭站直身子,轻咳一声:“你都不请我进去坐坐?我第一次来静音室,带我参观参观呗。”

韩文清后退一步,让出半个人的空间。

叶修试图从那点小空间里挤进去,无果,被人单手揪住衣领。

韩文清赤红着眼睛,低吼道:“你怎么敢来这里——你知不知道静音室对新生向导有不可逆的伤害!”

叶修忽的一笑,轻松的说:“我知道啊,新生向导没有精神屏障,静音室的白噪声会催眠向导,容易一睡不醒。不是我说,那群人就是太死板,像我这种——”

话没说话,被人半路截住。韩文清目眦欲裂,拎着叶修就往外走。每一步都走得震天动地,像是脚底下有什么看不过眼的东西要彻底踩碎似的。

叶修忽然觉得,他想踩碎的,恐怕是自己的脑袋。

 

第二天,全塔都知道了这一批新生哨兵向导的两个领头羊掐起来了,就在静音室。听说哨兵拎着向导的衣领把人扔出来,还把人按在墙上狠狠威胁一通!好在那位向导十分坚强,在哨兵的强压之下仍旧宁死不屈,成功令该哨兵黑着脸狼狈逃离。

至此,叶修与韩文清“死对头”的名号响彻白塔,根深蒂固无法拔除。

 

 

03.


在白塔生活五年后,韩文清参加了一场哨向婚礼。

婚礼的主角之一是Y1塔的首席向导。她精神力不是特别出众,但在反暗示方面出类拔萃,曾经为白塔做出卓越贡献。因而首席结婚,全塔道贺,空旷的训练场被布置成礼堂,大家挤在一块起哄,热闹至极。

韩文清不喜欢吵闹,寻了个时机躲到僻静角落,一个人喝点哨兵饮料。没多会,叶修端着酒杯溜出来,一屁股坐到他旁边,凑上来勾肩搭背。

“大喜日子,我怎么看着你不太开心的样子?”

韩文清被说中心思,嘴唇抿了一下,硬邦邦的说:“你什么时候宣誓就职?”

由于叶修出众的精神力,白塔高层不出意外的将他定为下任首席向导。现在的首席结婚,正式结合后将成为专属哨兵的向导,无法再为白塔哨兵提供帮助,必须要让出位置。

叶修掰着指头算算日子:“差不多了,过两天就是。”

韩文清沉默片刻,说:“好好干。”

叶修托着下巴,饶有兴致的盯了半晌,说:“老韩啊,你还有没有别的想说的?”

韩文清坚定的目视前方:“没有。”

“真的没有?”

“真的没有。”

叶修故作遗憾的叹了口气,从怀里掏出一张纸,展平了,递到韩文清面前。

韩文清低头,表格抬头“RY0100白塔哨兵向导正式结合申请表”一行大字令他心神巨震!

叶修笑眯眯的说:“我签好字了,就差你了。”

韩文清将拳头攥得死紧,哑着嗓子问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字面意思啊。”叶修大大方方的说,顺带抖抖手里的申请表,“签上名,我就拿给首席批准,然后你就是我的人了。”

韩文清丝毫不见动容:“签上名,你就不能接任首席向导了。”

叶修摊手:“无所谓啊,反正我也不想当。”

“不行。”韩文清果断拒绝,“除了你,没有人可以担任首席向导的职位。”

叶修夸张大叫:“老韩,不是吧你,你居然要我牺牲个人幸福去回报白塔?你这个渣男!”

韩文清沉默不语,咬肌僵硬,叶修猜他大概已经是满嘴血腥。但被拒绝的感觉还是很不爽,叶修叹道:“咱们十岁认识,十五岁一起加入Y1,现在二十了。十年感情一朝错付,这搁到白塔外面,就是我精心准备了盛大的求婚仪式,然后你拒绝了。按照剧情发展,这个时候我应该要去天台冷静一下。”

说着,起身要走。

韩文清一把钳住他的手腕,眼底闪过痛悔与渴求,明明灭灭。然而最终,也只说了三个字:“对不起。”

见他如此,叶修也没了戏弄的心思。申请表随手一扔,转身抱住韩文清,挨在耳边低声说:“好了好了,别难过。都是我的错,申请表是假的,你就算签了字,也没有效力。”

怀抱中的身体骤然一僵。叶修敏锐的察觉韩文清的情绪波动,控制不住地心虚:“那个,但我真的想和你结合来着,要不是剩下的那群矮子里实在挑不出个将军,我肯定拿真的来。”

他站着,韩文清坐着,抱住的时候他的头正好抵在胸膛。韩文清侧头,耳朵压在心口,听见叶修杂乱无章的心跳声,环住他的胳膊又加了一分力。

这种力道已经开始隐隐作痛。但自己作的死,哭着也得自己咽下去。叶修顺从的让他勒着,试图找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:“那个,我这不是怕你被别人拐走了吗。我家老韩玉树临风,霸气侧漏,全塔不知有多少哨兵向导的眼珠子黏到你身上。天天吃醋的滋味很不好受的。”

顿了顿,听到韩文清说:“拐不走。”

叶修顿觉像喝了一口蜂蜜那样甜,像亲一亲让他开心的嘴,却发现连弯腰都很困难,只能退而求其次,碰了碰他发顶。

良久,韩文清才松开他,握着他的手一字一句的说:“你没有安全感,我给你。”

 

 

04.

 

叶修已经是首席向导,和他搭档的首席哨兵是苏沐秋,两人自小一起长大,关系好的能穿一条裤子。

苏沐秋表示:不了不了,韩队是我手下得力干将,我不能挖他墙角。

不过,自家辛辛苦苦养的白菜被猪拱了,内心的不爽可以想见。幸好,有权力就是可以为所欲为。一时间,霸图的任务量激增。

张新杰来送报告时,表情明显很是一言难尽。

苏沐秋接过报告大体扫过,乐不可支:“怎么回事,上个月抑制剂使用量暴增,多数流向额……老叶,你来解释一下。”

叶修瘫在椅子里,一扭头,眼下青黑,明显的纵.欲过度。

“……行吧,不用解释了,我懂。”

叶修虚弱的说:“你懂个屁,老韩就是个牲口!”

张新杰面不改色,道:“抑制剂的生产线有定额,如果继续按照上月的使用量,生产线瘫痪指日可待。”

叶修摔了报告,愤怒道:“我明明已经调高他的敏感度了,他居然还想着锻炼精神耐受度!你说说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?!老韩人呢,在不在塔里?”

张新杰点头。

叶修二话不说,拉出权限,直接把人关进禁闭室好好反省。

苏沐秋早就清楚这两人的尿性,意味深长的说:“你该不会是想搞小黑屋吧?”

 

小黑屋到底成没成行,外人是不知道的。总之这月的抑制剂使用量再次达到一个小高峰,苏沐秋为好友捅下的娄子不得不批准增加一条生产线,这才解决其他哨兵们的使用缺口。

可没过两天,又有人找上门来。

这回是贵金属保管仓的负责人。

苏沐秋反射性的去看叶修,后者表示无辜:“这次绝对不关我的事!”

负责人一出场,便做嚎啕大哭状,拉着叶修的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:“首席,您可得好好管管霸图的韩文清。他仗着自己有钱积分多,都快把我们仓库里头的黄金搬空了!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吗!”

叶修心说当然可以啊,不过表面上,他还是秉承了一贯的公正:“老韩要黄金干什么?”

负责人还在哭,一时不能回答他的疑问。苏沐秋翻了个白眼:“不管要干什么,肯定和你有关系。”

叶修想,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……

 

这个疑惑在五天后被韩文清亲自解开。

叶修瞪着他突然掏出的缎面小盒,隐隐感觉不妙。

韩文清打开盒子,露出端正放在盒中的戒指——纯金宽指环,上面镶嵌一圈碎钻,表面已经磨平,戴上不会影响日常工作。

叶修被金子闪得眼睛差点瞎掉,艰难的说:“老韩,这个……你从哪儿买的?”

韩文清认真回答:“不是买的,我亲手做的。”

叶修:“……哦。真好看。”

韩文清皱起眉:“你不喜欢?”

“不不不,我超喜欢!快给我戴上!”

戒指大小正合适,叶修摩挲着镶嵌钻石的地方,好奇的问:“我记得塔里没有钻石的库存?”钻石不保值,白塔从来不会存这玩意儿。

“确实没有。”韩文清说,“这是我自己合成的,借用了新杰实验室的仪器。”

停了会,又说:“黄金是拿战斗积分换来的,我做了好几个,不太熟练,都捏坏了。只有这个最好。我们不能正式结合,所以给你这个……有没有放心一点?”

戒指是真的不好看,但心意是真的令人感动。叶修哭笑不得的抱住他:“放心极了。”就这种直男审美,根本不怕被人拐走。

不过,还是忍不住吐槽:“你怎么不用黑曜石代替钻石呢?”

韩文清第一反应是:“黑曜石更保值?”

“……至少黑曜石搭配黄金,看起来比较像巧克力曲奇。”

韩文清不为所动。

叶修转着指环玩:“不过钻石寓意好啊,我记得有句话叫做,钻石恒久远?”

韩文清别过脸,从头发里露出的耳朵尖红红的:“有吗?我不记得了。”

叶修忍不住亲了亲他的耳朵尖。

“我记得就好啦。”

 

 

—完—

 

 

—后记—

 

白塔首席向导叶修的左手无名指多了一枚金戒指!

这条消息以旋风之势席卷全塔,不出一个小时,所有人都知道叶修偷偷恋爱了。

是哪个该死的哨兵拱了叶修这朵高岭之花?站出来!首席哨兵苏沐秋这就……给你一个么么哒。

叶修:是不是有哪里不对?我就这么遭人嫌弃???

很快,另一个戴着黄金戒指的人出现了,居然是霸图的韩文清!

韩文清一路走来,众人纷纷致以最崇高的敬意。更有甚者,握着他的手,眼含热泪:“辛苦你了,韩队。”

韩文清:确实有哪里不对……

本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,谁知另一股莫名其妙的攀比之风在白塔盛行。

起源是黄少天。

他看到叶修整天带着戒指招摇过市,心中不服,缠着喻文州也得给他买一个。喻文州牵着黄少天的手,郑重其事的说:“给你买两个。”

于是,黄少天左手一个,右手一个。自觉比叶修更高贵,恨不得每天举着手走路。

戒指的事炫耀到张佳乐那里,孙哲平不用人催,自觉买来四个。一手两个,翻倍的高贵。

然而,这股送戒指之风被唐昊终结。

人们惊恐地发现,唐昊的十根手指头上,各带了一枚戒指!

此时恰逢另一座白塔的人前来交流,见到如此打扮的唐昊,忍不住小声问随行人士:“这是Y1新研发的武器么?变形指虎?小型手雷?还是装了纳米炸弹?”

负责陪同的知情人士叶修:我什么都不知道,不关我的事。

 

 

—后记完—


评论(21)
热度(361)

© 三月不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