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月不识

催更会假装听不到哦。

确实是个群宣:164136306

【喻黄ABO】《空白档案》番外 1

* 没错,是你们期待的揣包子番外。


《Alpha的准爸爸日记》


1.


喻上校最近心情不太美妙。

身处特情处不方便表现,但在第一军校,以总教官身份合法注册结婚的alpha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纾解内心的郁闷。

于是,新一批的小鹌鹑们遭了难。

接到学员联名上书的郑轩不得不硬着头皮敲开老大的办公室门,在令人无法顺畅呼吸的低气压下艰难开口:“队长,你最近是不是……有什么难处?”

喻文州从晃神中出来,摆摆手:“一点小事,没什么要紧的。”

说得那叫一个云淡风轻,可郑轩分明听到了某些可疑的、类似磨牙的声音。

这可不叫“一点小事”,他愁苦地想,数百学员被这点...

【喻黄】《枕下星》6-7完结

* 前文链接在本章最后。


6.


喻文州收到一条来自黄少天的位置共享。

又是那个神秘的第三舱室。

他莫名的忐忑,尽管并不知道自己在担心忧虑着什么。黄少天时不时避开他跑去那里已经不是秘密,二人心知肚明,喻文州不问,黄少天便不说,直到现在。

是要和我共享秘密吗?喻文州惴惴猜测。

一刻不耽误地来到第三舱室,巨大的、黑洞洞的空间足以逼疯任何一个心志不坚定的人。喻文州顺着地面微弱的荧光标记行走在狭窄的过道,脚步匆匆,排列整齐的冷冻舱犹如搁置在陈列架上的棺材,直摞到舱顶,仿佛下一秒就要倾倒。

试探着喊了声“少天”,声波四散而去,搅动隐隐回声,在耳边一遍遍重复。...

【喻黄】《枕下星》5

* 前文链接在本章最后。

* 有车,注意背后。


5.


喻文州结束例行的检查工作,下意识看向不远处的小沙发,展开的屏幕还亮着,电子书看了一半,小茶几上咖啡已经变凉。不自觉地摩挲着咖啡杯,犹豫再三,还是开口问:“少天去哪儿了?”

“黄先生去了第三舱室。”

喻文州有些惊讶:“为什么要去哪里?”

这种问题机器人当然无法回答。喻文州摸摸手腕上的通讯器,按下通话。

黄少天接得很快,传回的声音有隐隐回音:“想我了吗?”

喻文州“嗯”了一声:“在哪里?”

“随便转转。”黄少天说,“来舰桥找我吧。”

作为星舰上唯二的清醒乘客,控制系统全程监控二人的...

【喻黄】《您的外卖已送达》

* 前两天群里聊起的外卖员paro,双外卖员。


“啊……这下麻烦了……”

黄少天看着刚接到的单子,面对客人的备注真实的愁眉苦脸,“你害怕虫子,我也害怕啊……”

只见外卖单上用巨大的字体写着:房间里有一只超~大的虫子,求外卖小哥哥帮忙打死!

光是看到“虫子”二字,身上的鸡皮疙瘩就一阵高过一阵。想跟站点的兄弟们求助,又怕被人笑话;硬着头皮上,要是个小点的虫子也就算了,万一跑出什么大蜘蛛、大蟑螂、大蜈蚣什么的,保证给大家表演一个原地升天。

“男人也有害怕虫子的权利啊……”黄少天生无可恋地靠在店家门口,一面等单一面小声抱怨。

店是新店,一会时间来来...

【喻黄】《枕下星》4

* 前文链接在本章最后。


4.


短距离跃迁的后遗症让喻文州躺了三天,昏睡不醒。

黄少天托腮凑在跟前,一分钟问十遍,问到机器人程序紊乱,闪着小红灯躲到一边,只留他一人无所事事地反复念叨。

“喻文州你什么时候醒啊?”

“我一个人好无聊,你陪我说说话行不行?”

“要不,你听我说也行。”

就这样,黄少天强行征召听众一名,配上温水一杯,抱着毛毯一坐,便开始不厌其烦地讲起自己的人生经历。

——从六岁读小学开始。

第一天,故事的进度停留在初中时和三个同学打架被学校发现差点开除,兴之所至,还即兴模拟一遍当初的情景,他模仿着被教导主任批评时蔫头耷脑又内心不服的...

【喻黄】《枕下星》3

* 前文链接在本章最后。


3.


喻文州绝对没有经历过如此直白地追求。

或许这并不叫做追求,而是如黄少天所说的,两个在太空中孤独醒来的人相互慰藉,尽管使用的方式有些许……不,是过于亲密。

他冷静地拒绝了。

黄少天的眼睛流露出明显的失望,但他并没有继续纠缠,非常通情达理地道了句“可惜”,便端着盘子晃晃悠悠坐上小车,之后扭头向喻文州招招手。

“喻教授,要不要搭个顺风车?”

犹豫两秒,喻文州坐上后座,冷静地思考整件事的诡异走向。

研究所的同僚们大多是自矜的,他们甚少如此热烈且大张旗鼓地表达爱意。如此这般当面拒绝,他也是第一次,更不知道黄少天会不会因此恼...

【喻黄】《枕下星》2

* 前文链接在本章最后。


2.


与被美色迷惑双眼的黄少天不同,喻文州自始至终都是冷静的,当然除去被无形力量控制着握手那次。他冷静地接受机器人关于冷冻舱故障的解释,冷静地安排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,甚至在黄少天敢怒不敢言的视线中,获得了继续工作的权限。

黄少天急得抓心挠肺,恨不得把小机器人的零件晃出来:“为什么!为什么他可以工作,我不可以!”

小机器人的声音被晃得断断续续:“因为……喻先生有……权限……”

黄少天无声呐喊,内心悲痛:我知道工作中的男人最有魅力,但问题是,如果我想捕获芳心,那应该让喻文州欣赏我的工作状态,而不是我从他面前路过二十次,他连一次抬...

谢谢大家一年来的陪伴,新的一年希望自己有更多进步,也希望大家能和我继续携手走下去呀!


30 92

【喻黄】《枕下星》1

* 《舟远路迢迢》系列第一篇。

* 未来科幻,中短篇。


1.


星历1375年。


一艘满载乘客的星际战舰在浩瀚星海中缓慢又坚定地前行。

一如寂静无声的宇宙,星舰中的乘客正安静沉睡着。

机器人例行巡逻,沿着既定路线,扫描光线化过高至穹顶的冷冻舱,反馈回每一个使用者的数据。

“体温正常,体温正常,体温正常。”

圆滚滚的机器人离开第二舱室,无悲无喜。在它面前,第三舱室的密封门缓缓开启。

隐藏在黑暗中的,数以万计的冷冻舱露出冰山一角,森严排列。


“警告,体温升高,冷冻失效,编号ACGG0008104212

【喻黄】《小喻和小黄》10

[关于护手霜]


蓝雨虽然没有女队员,女粉数量倒是全联盟数一数二的。每年圣诞,从全国各地寄来的礼物可以堆出一座小山。黄少天拆着拆着,拆出一套礼盒装的护手霜。

附赠一张手写卡片,大意是电竞男孩手最重要,平日要记得好好保养。

护手霜的包装很可爱,粉粉嫩嫩的,容量也小,很适合揣口袋里随身带着。

黄少天想了想,挑了只蓝色包装的护手霜,往兜里一装,溜溜达达往青训营的方向去了。

喻文州正背对门口指导青训生的操作,忽然听到一阵欢呼,扭头一看,原来是黄少天在秀操作,像是知道他会看过来似的,挑着眉勾唇一笑。

喻文州招了招手,黄少天便摘下耳机,笑嘻嘻地凑到他身边,嘀嘀咕咕地问:“忙完了么...

 
1 / 30

© 三月不识 | Powered by LOFTER